2013-10-22

优雅“野蛮人”沈东军

    “我们已经实现了资源配置的全球化:意大利的设计,比利时的钻石切工,合作的电影节和明星都是国际级的。而且,我们的资本也是国际化的。”

王的“加冕”

    比利时当地时间9月27日晚,“钻石之都”安特卫普,“红星航线”博物馆开幕式。

    DVF品牌创始人黛安·冯·芙丝汀宝、前美国驻比利时大使山姆·福克斯、欧文·柏林(美国作曲家、流行音乐词作家)的家庭成员、最后一批红星航线乘客的后裔……国际政要、商界名流、国内外媒体记者均悉数到场。

  气氛不似以往镁光灯聚集下那般喧哗,红毯上偶尔几个人走过去,也是低着头,形色匆匆。现场被一股无形的紧张笼罩着,略显凝重。这一切皆是因为一位重磅嘉宾的到访。

  2013年7月21日,比利时国庆日,也是比利时“辞旧迎新”的一天。老国王阿尔贝二世正式退位,他的儿子、53岁的王储菲利普随即继承王位。

  登基两个多月后,这位比利时第七任国王首次巡视安特卫普。除了参加开幕仪式,菲利普国王还要会一会自己的一位“老朋友”——莱绅通灵总裁沈东军。

  早在2009年,以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为首的中国政府访问比利时,当时还是王储的菲利普曾将莱绅通灵一枚2克拉重的新一代钻石蓝色火焰,作为国礼赠予中国政府,祝贺新中国诞辰60周年,沈东军受邀出席了当时的外交活动。

  这才是个开始。

  2 011年5月17日,在代表比利时艺术与港口文化的MAS博物馆开馆典礼上,沈东军就因为在比利时钻石文化推广上的卓越表现,受到老国王的接见。两年多以后,他又将成为菲利普国王加冕后接见的第一位国际珠宝商。

  “啪”地一声,国王和王后行进的路线上,卫队士兵毫不留情地推开了一名中国记者的相机镜头,一阵骚动之后,现场更加安静。

  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小插曲打断了思路,沈东军微蹙下眉头,但随即又恢复了他那招牌式的笑容。

  早在半年前,沈东军就接到了比利时的官方邀请,9月27日的红星航线博物馆开幕式,他成为菲利普国王加冕后接见的第一位国际珠宝商。

  同时,莱绅通灵也带来了两款新品的全球首发:一款是专为纪念此次开馆而发布的“安特卫普之星”系列,其中首件作品被博物馆永久珍藏;另一款就是在国王菲利普和王后玛蒂尔德共同见证下,发布的“MY QUEEN”系列。

  沈东军十分重视这次“MY QUEEN”系列的发布,甚至把这看成是继连续五年成为柏林电影节专用珠宝后,其品牌海外拓展的第二次征程——因为这将会进一步加深莱绅通灵的“贵族”、“王室”的奢华分量。

  全球第一珠宝、手表奢侈品牌——卡地亚,就是凭借和王室、社会名流的“传奇”,为自己的品牌赋予了特殊的华贵意象。谁都知道,类似“第一”、“首位”这些词,在媒体传播上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。

  在中比钻石贸易和文化交流中,安特卫普省省长贝嘉蒂女士和沈东军早就是多年的老朋友。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,她对沈东军有着外交辞令的赞美,“他在中国为推广比利时的钻石文化作了很大的贡献。”

  对柏林、比利时“钻石之都”安特卫普的政要、名流界而言,这个野心勃勃、精力无穷的中国珠宝商人散发着某种混合的个人魅力,既可亲又有些难缠,为人慷慨,也总有着固执的索求。

  “他有愿景,精力充沛,十分聪明,而且头脑转得飞快。”欧洲珠宝界著名摄影师唐纳说。这位地道的纽约人已有点厌倦欧洲人慢腾腾、墨守成规的脾气。来自另一个“新世界”的沈东军,很合他的胃口。两人相识后很快成为好友。

  “他总是不放弃,而且,多半能得到他想要的。”沈在欧洲的另一位朋友告诉记者。

  几周前一个深夜的凌晨两点,沈东军在通灵高层微信群——“决胜终端”发了一段关于“想要和一定要”的感想:“成功,取决于你想要,还是你一定要;如果仅仅是想要,可能什么都得不到;如果一定要,就一定有方法可以得到。”

  他“一定要的”,就是把自己一手打造的莱绅通灵送上“国际”、“高端”的品牌高速路。

  “他已经做得非常成功了。如果有什么建议的话,我觉得他还需要更多一点的耐心。”和沈东军相识15年的HRD中国总代表刘厚祥博士说。

  HRD,全名“比利时钻石高层议会”,是比利时钻石业的管理组织和媒体发言人。与此同时,它也是全世界最权威的钻石检验、研究和证书出具机构之一。

  十多年来,沈东军为莱绅通灵制定的市场策略,使得“比利时优质切工钻石”的概念深入中国消费者的心中。

  作为多赢的一方,HRD也很乐意把这个形象颇佳、颇具个人魅力的中国珠宝商人推向比利时的上流社交舞台。10月31日,在2013 HRD Awards钻石首饰设计大赛颁奖典礼上,沈东军还将荣赝由安特卫普省政府亲自颁发的”比利时优质切工钻石中国推广第一人“称号。
“闯入者”的传奇

  “Richard Shen是一个传奇。”

  当着沈东军的面,他在柏林、波尔多和安特卫普的生意伙伴们都会告诉本刊记者这么一句话,口吻里多多少少带着一些客气与恭维。

  一同被邀请到9月27日晚红星航线博物馆开幕仪式的,还有一位和莱绅通灵品牌有着关联的重要人物——柏林电影节主席迪特·科斯里克。

  刚刚从柏林赶来的科斯里克略显疲惫,接受完记者的采访,他匆匆赶去购买出席仪式所需的“blacksuite”。同行的,还有负责商业运作的电影节大使达格玛女士。

  她还有一个重要任务,和沈东军商讨2014年的合作细节。在几个月后开幕的2014年柏林电影节上,莱绅通灵将成为电影节一级赞助商。这意味着通灵将有更多的品牌展示和媒体曝光率。

  2008年,达格玛女士收到了一封来自中国的电邮,她用“惊讶”二字来形容当时的心情——一家名叫莱绅通灵的公司表达了想与柏林电影节合作的意向。

  自1982年,中国导演和电影制作公司就和柏林电影节结下了渊源。提出赞助商级别的合作,却是有史以来第一次。“惊讶,但是,我们的心态是很开放的。”

  不久,她和沈东军团队在柏林有了首次的会面。
  沈东军如此解释自己当初的动机:“我们的资本、产品和设计都已经国际化了。我能想到的,就是让国际明星在重要场合佩戴,与国际品牌同堂竞技。什么是国际著名的时尚盛会呢?无疑就是国际电影节了。”

  在国际奢侈品行业,选择与电影节合作是一种常见的做法。戛纳电影节由“萧邦”赞助,Tiffany则一直和奥斯卡电影节合作。

  2009年,莱绅通灵成为柏林电影节的专用珠宝商,之后连续合作了5年。

  定居柏林二十多年的华人汪文海从那时起由柏林电影节组委会指派,成为沈东军的合作者。回忆起2009年的场景,他开始大笑。

  “他(沈东军)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扛着相机,完全像个摄影记者。看到明星走上红地毯,他就往前冲,冲进了线。边上各国的摄影记者都在纳闷——这到底是什么人,怎么能抢到这么靠前的位置?怎么敢冲到红线里呢?”

  在电影节主席科斯里克的眼里,沈是一个“富有魅力、很有企业家精神”的中国商人。当记者问,像这样一位具有“冲击力”的“新世界”合作者,是否在理念和行动上有分歧和冲突。

  “一切都按我们双方签订的合同范围办。”科斯里克的回答滴水不漏:“你看,我们已经愉快合作了5年,那么,通灵一定得到了他们所想要的。”

  “最重要的是沟通,了解合作者的预期是什么,尽量满足对方的要求;如果实现不了,那看看有没有其他方式来满足;如果还不成,那就看看是否有其他路径让彼此达成一致意见。”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,有着德国人的严谨和务实的达格玛女士如斯回答。

  对西洋奢侈品品牌的热衷和追捧,是亚洲人普遍的心理。经济飞越早于中国的日本、韩国、新加坡,消费者莫非如此。
  2006年,全球最大钻石切割贸易机构EDT成为莱绅通灵重要投资者。由此在血统上,给莱绅通灵的品牌注入“国际”基因。

  “中国的奢侈品市场是彻底的全球化竞争,莱绅通灵若要走向国际化,一开始对垒的,就是来自卡地亚、Tiffany这些国际大品牌。”沈东军在香港科技大学读EMBA时认识的忻榕教授说。

  如今,通灵和中国最具国际知名度的影星章子怡结为“战略合作伙伴”。近两年间,她佩带着莱绅通灵的首饰,亮相于包括戛纳电影节在内的各种盛会。据说,每逢出席国内外重大活动,她都要“请教”“好友”沈东军为其参谋“红毯”钻饰。

  沈东军认为,国内对所谓的“国际化”有个认识误区。“他们认为一谈‘国际化’,就是销售渠道的国际化。其实,最重要的是资源配置的国际化。”

  “我们已经实现了资源配置的全球化:意大利的设计,比利时的钻石切工,合作的电影节和明星都是国际级的。而且,我们的资本也是国际化的。”

  这个闯入红毯的中国珠宝商人并不掩饰自己的“野心”。

  他曾指着某女记者的采访本侃侃而谈,“等莱绅通灵成为比卡地亚还要牛的国际奢侈品牌,你就可以告诉你女儿:这是你妈妈当年采访莱绅通灵创始人时所做的笔记,那你这个采访本就可以为下一代珍藏了。”

  “为下一代珍藏”——正是沈东军为莱绅通灵战略转型所设计的广告词。

了不起的盖茨比

  每一个了不起的盖茨比,都曾爱过一位名叫黛茜的姑娘。

  20岁时,沈东军失恋了。

  刚刚开始工作时,他结识了一位长得很美的女孩。两人很快坠入了情网,是众人眼中“郎才女貌”的一对。

  不久,有人告诉他,看见那姑娘和别的男人在一起。沈东军不相信,因为无论从身高、长相和才干上,那位“情敌”都不是他的对手。终于,有一天,女孩向他摊牌:她很喜欢他,但是,她要和另一个男人结婚。

  胜利的一方则到处直白地宣称:“是钱,让我比沈东军更有魅力了。”

  “从那一天开始,我下定决心——要赚很多很多的钱。”他接着摆摆手,表明那都是过眼烟云了。但是,念到初恋情人的名字,他的眼神有一些闪烁。

  44岁的沈东军是天蝎座,天蝎座的人不容易忘记伤害。据通灵高层透露,他常在公司内部会议上讲这一段故事,用来激励自己以及员工。

  90年代初期,他进了南京航空公司旗下的旅行社。当时,国有企业开始尝试做一些“放开搞活”的内部改革。沈东军承包了旅行社,出任总经理,通过组织旅行团和票务,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,这成为他后来进入珠宝业的启动资金。

  此时,他二十出头,深得总公司领导的器重。然而,论资排辈的国有企业里容纳不了一颗不安分的心。1997年,29岁的沈东军决定下海。

  创业的第一次试手是开柯达冲印店。终日守着一家小小的店,等着客人上门,洗一张照片赚两毛,满足不了他想做一番大事业的心。等做完装修、参加培训到最终把店开起来,不到两个月,他一转身把店给卖了。

  这段经历的最大收获,是给了沈东军关于品牌的启蒙教育。“一是品牌的力量;二是标准化的加盟连锁商业模式。这给我后来创业带来很多启迪。”

  一下子,他成了一个没有单位、没有工作、没有名片的男人。在90年代,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。在寻觅事业的新方向时,沈东军过了一段“煮饭男”的日子:每天骑着自行车载着新婚不久的太太去上班,穿行在古城的大街小巷里;然后回家买菜做饭,站在阳台上等太太回来。

  “这可能是她感觉最幸福、对我最满意的一段时光。”他开始笑。

  在通灵公司,沈太太被尊称为“马小姐”。马小姐祖籍云南古城腾冲,祖上一直从事翡翠生意。其父马崇仁,解放后毕业于地质专业,此后二十多年从事地质研究,曾担任过中国宝玉石协会玉石分会副会长。

  80年代中期,马崇仁下海经商,在缅甸、云南一带从事翡翠生意,创立了自己的商号。几十年的地质经历,使得他对翡翠了如指掌。任何一块翡翠毛料,只要他拿在手上掂一掂,里面有没有绿,有多少绿,值多少钱,十拿九稳。人称“翡翠王”。

  在中缅边境,翡翠交易以“赌石”的方式进行。几乎每天,都在上演着一夜暴富或倾家荡产的人间悲喜剧。二十多年来,许多关于马老先生的“赌石”传奇在这个行业内流传。他对翡翠的研究和判断,成就了很多人的财富,也改变过中国翡翠市场的格局。

  常常听岳父讲中缅两地的珠宝故事,沈东军萌生了进军珠宝行业的念头。当时,他的妻兄马峻也跟着马老先生学做翡翠生意。沈东军和他商量,两人一拍即合。

  1997年,莱绅通灵的第一家门店开在了南京湖南路255号天安大厦的7楼。因为门店的租金高企而不得已的一次举措,使得沈东军无意中成了中国“写字楼销售的第一人”。

  90年代末,刚刚富裕起来的国人对珠宝和首饰有了消费需求。那时,人们都到商场里去买珠宝和黄金首饰,价格普遍奇高。凭借马老先生的人脉和资源,沈东军知道珠宝的进货渠道和底价。他想得很简单,“既然你们卖得这么贵,那我就卖得便宜一些。”

  他在南京发起了一场凶猛的价格战,在报纸上打出“把价格降到底”的广告语。

  为了赢得消费者的信任,他采用了两条策略:假一罚十;七天退货。鼓励消费者自己到珠宝检测机构去检测。

  很快,天安大厦出现了排队买钻石的轰动场面。不仅是整个江苏地区,连上海都有人坐着火车赶来买钻石。那时,信用卡的使用还不普及,顾客买钻石、翡翠都用现金支付。每天晚上关门结账,抽屉里满满的都是现金。

  “数钱数得好开心。”忆起创业初的往事,远在南半球的沈夫人在电话那端笑了起来。那时,她和马峻的夫人负责财务。

  沈东军发起的这场价格战,引发了央视的关注和报道,通灵开始有了知名度。   

商学院案列

  “钻石的本质是什么?”

  从2001年起,这个问题不断在沈东军的头脑里萦绕。

  生意还是很好做,但他总是感到不满足。“我承认,市场上有一部分人希望买到价格便宜的商品。但是,我觉得光靠便宜是做不大的。”

  2002年,比利时钻石切割贸易商EDT(Eurostar Diamond Traders)在上海设立办公室。EDT是全球最大的国际钻石加工贸易公司,也是绝大多数世界顶级珠宝品牌的供应商。他们也看中了中国市场。但是,他们的价格比市面上的印度切工钻石平均高出10%以上,开拓市场遇到了困难。

  沈东军看过EDT的钻石,再和市面上的印度钻石一比较,发现确实有很大差别。

  EDT中国区代表姜杰的一番话,击中了他的心。“他跟我说:一个人买钻石回去,是要戴一辈子的,如果他有一天拿自己戴的和好钻石一比较,是会感到特别羞愧的。所以,要做钻石生意,就必须把真正的好钻石提供给消费者。”

  沈东军决定放弃价格战的套路,转向以“价值”取胜。

  按珠宝行业的国际标准,评估一颗钻石的品质和价值,要看4个C,即切工、颜色、净度和重量。当时,中国颁布的钻石鉴定证书对“切工”甚至都没有一个评判标准。整个珠宝市场也处于混沌之中,珠宝商们卖钻石只讲净度、重量和颜色,消费者买钻石,也只看3C。

  全世界共有4个钻石切割中心:比利时的安特卫普,印度的孟买,以色列的特拉维夫,美国的纽约。其中,历史最悠久的安特卫普,其切工被公认是世界最好的。

  沈东军随后推出新的行销广告语:“莱绅通灵——比利时优质切工钻石”,把产品的所有定位都在朝向品质方面打,”告诉别人,我们的切工是最好的。”

  “这是通灵非常成功的一点,他把一个不为消费者所知的行业常识作为市场策略。”南京大学商学院副院长韩顺平教授说。

  一开始,通灵门店的销售人员有抵触情绪——以前卖钻石靠低价取胜,现在价格变了,他们不知道如何销售。“幸好,我们那时还有一批存货。销售人员把两颗不同切工的钻石摆在消费者面前,让他们自己去比较之间的差别。”

  慢慢地,市面上最流行的普通钻石就从莱绅通灵的门店里消失了,营业员也在其过程中慢慢地适应。

  当时,公司第一运营中心总经理易春秀负责开拓浙江市场,一口气在杭州、宁波等8个城市建立门店,生意好到令当地的同行心生不快,“有一段时间,各地门店的业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干扰,工商查、媒体质疑。”

  “从这个角度说,我给比利时钻石做出了很大的贡献。”沈东军说。如今,“比利时切工”的概念已深入消费者的心。“比利时钻石”和“比利时巧克力”一样。
  他的借力打力,也和EDT公司、比利时安特卫普商界达成了多方共赢的局面。

  2006年,沈东军提出“为下一代珍藏”的概念,从“价值”转向品牌的战略。
  也在这一年,苦苦思索品牌提升的沈东军拨通了姜杰的手机。“我同意了。”他说的是同意接受EDT的投资。

  有心于中国市场的钻石巨头EDT一直希望能投资莱绅通灵。姜杰给沈东军讲了很多故事,都遭到了沈的拒绝。他是一个固执又强势的人,不希望被人打乱了他的战略路线。

  沈东军对EDT提出了合资的三项条件。第一,在中国EDT只能投资通灵一家珠宝公司;第二,自己不得做零售;第三,其中10%的股份永远跟随大股东,大股东不卖,EDT就不能卖。此外还有一项是,把比利时新一代钻石切割技术专利——“蓝色火焰”无偿转让给莱绅通灵。

  经过谈判,双方最后达成协议,在江苏以外的市场范围,共同出资成立一家独立的公司——“欧陆珠宝”,通灵及沈东军旗下公司合计持有70%股份,EDT占30%。2012年,欧陆珠宝与莱绅通灵进行业务合并。经过股本折兑,EDT及其关联公司增资人民币1.5亿元,在合并后的公司占股15%。

  等待上市的莱绅通灵正式成为一家有“欧洲血统”的珠宝公司。

  2009年,沈东军把莱绅通灵的品牌推向“国际化”的道路。

  南大商学院韩顺平教授对通灵有长期跟踪研究。他认为:莱绅通灵的每一次转型,“方向和时机都把握得比较准”。

  目前,通灵的企业发展和战略转型,已经收入南大商学院、中欧商学院的案例库。

成为电视明星

  9月23日,天津卫视职场电视真人秀——《非你莫属》播出了沈东军欧洲之行前录制的最新一期节目。

  沈东军成为这期节目风头最劲的Boss团成员:他为一个人生梦想是“30岁前做高管、年薪30万”的女孩张东东,开出25000元月薪,创下节目改版以来当场竞价最高纪录。

  他很兴奋。远在澳洲的沈太太也发来了微信,对他在节目里的表现打出了分数,肯定他的表现,也提醒他要注意的地方。

  “现在最火爆的就是真人秀,因为它表现的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常态”,参加《非你莫属》,无疑点燃了沈东军对电视的”热情“,一谈到节目策划说起来头头是道,他甚至还自创了一套“理论体系”。

  “如果把生活分为物质、精神、两性和灵魂生活,其实所有的电视真人秀都和前三类生活挂钩。”现在,沈东军经常会关注收视排行。他发现,除《非你莫属》以外,经常位居前列的,还有《非诚勿扰》和《中国好声音》。

  他分析,这三档节目其实是真人秀的典型代表。职场真人秀,求职者来求一份工作,观众从中学到技能,这都是为了满足物质生活;情感真人秀,比如《非诚勿扰》,男男女女来相亲,讲述情感问题,这都涉及人的两性生活;而像《中国好声音》这种才艺真人秀,满足的是则精神生活。

  未来一年中,沈东军将作为《非你莫属》长期合作嘉宾,参加节目的录制。目前,《非你莫属》一周两期,一个月要做8期节目。

  录制一次节目需要一整天,连续8到10个小时。每一次陪同老板录完节目,“90后”的助理小徐都觉得疲惫不堪。通灵常务副总裁王芳曾顶替沈东军上过一次节目,结果半天就腰酸背痛,从此再也不肯替他“出台”。

  在演播室里,沈东军总是精神熠熠,随时等待在镜头前爆发。他曾对一名下属说:“人一天只要睡足5小时就足够了。”

  《非你莫属》的总制片刘爽对沈东军的现场表现非常满意:“很可爱”,有亲和力,有自己独特的观点,立场坚定,也善于表达。

  “这也是节目所追求的。通常,来参加节目的老板具有这两点,我们就很满意了。难得的是,他还具有一定的娱乐性,能把很严肃的职场问题说得很平易,听起来还挺好玩,这不是一般商界人士都有的能力。”

  《非你莫属》起源于美国一档著名的电视职场真人秀节目——《学徒》,国内又译为《飞黄腾达》。从2004年起,纽约地产大亨、舆论浪尖上的话题人物唐纳德·特朗普借力这档节目,为自己的产品做足了广告,替自己赚够了名声,成为节目最大的赢家。

  在商学院的现代营销课程里,这有一个专门名词——“CEO营销”。即通过整合公司CEO或者老板的优势因素,借助网络、书籍、演讲、活动等传播方式塑造和提升CEO的个人品牌形象,最终达到提升企业知名度、美誉度的目的。

  一个企业家“跨界”去当电视明星,不担心可能的负面效应么?

  事实上,对于他上不上这档电视节目,从通灵高管层到股东都有一些不同声音。

  “他们的意见当然都有正确的部分。但是,这是一个传播策略。”他承认,CEO营销是一把双刃剑。“对我来说很简单,要抓机会,做正确的事情。”

  这是沈东军近来常放在嘴上的话。“作为一名企业家,最重要的是做正确的事;而对多数职业经理人来说,他们的原则只是不犯错误。”

  他相信自己在电视节目上的掌控能力,随着《非你莫属》进入黄健翔时代,他在镜头面前变得越来越自信,也越来越享受其中。

  我问他上电视的感觉。

  “有一点恍惚,不太真实的感觉。但是,节目本身又是真实的,真没有一点彩排。但是,人一到摄像机前,好像就不自觉进入表演状态。”

  马上,沈东军又要有一个“疯狂“举动。明年,他要和几个欧洲朋友组成一个团队,进行一段时间拉练,穿越德、法、比等国,最终到达北极。

  这还只是试驾,等2015年正式开始的时候,他将开启一段穿越东西方文明的文化之旅,来纪念他与欧洲的渊源,途径他的主要事业基地——德国柏林、法国波尔多、比利时安特卫普,最终从北京到香港。“我有这样的梦想,喜欢做疯狂的事情,喜欢接受挑战”,沿途他还会记录下自己的点滴感想,最后结册成书,连书名他都想好了,就叫《狂奔五万里——沈东军横跨欧亚大陆》。

  “我要成为中国珠宝行业的代言人。”沈东军一字一句地正告我,神情咄咄逼人又显得豪情万丈。
  这一刻,像极了唐纳德·特朗普。

“沈教授”的“组织智慧”

  位于南京市雨花台区花神大道19号的通灵总部门禁森严,走廊各处摄像头密布。

  4楼是通灵最神秘、安保最严格的地方。从楼下往上望,窗帘拉的高度都是统一的——这是通灵公司存放珠宝的所在。

  同行的摄影师很想拍出那种纸醉金迷的感觉,却被告知:这基本是“mission impossible”。全公司上下,只有沈东军和商品部的若干员工有进入4楼的权限。

  身为运营一中心总经理的易春秀说自己到4楼的权限也只能到办公室,“而且,事先必须预约。”

  创业15年来,通灵公司的货品损失率控制在100万以内。在珠宝行业里,这是一个奇迹。和其他行业不同,哪怕丢失一颗米粒大的石头,损失就可能高达几十万甚至百万。

  “这15年,通灵发展比较快,但走得比较稳。这是靠他不停地学习,通过系统、架构、流程不断地实践他的理念得以实现的。”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忻榕教授评价说。
  开出第二家门店时,沈东军就开始考虑对公司进行制度化管理。

  2002年,常务副总裁王芳被沈东军通过猎头挖到通灵来。之前,她在麦当劳(中国)负责人力资源部。回忆起11年前的面试,“我只说了两句话,都是沈总自己滔滔不绝地在那里说。”他画了一个很大的饼,大到足够把她留了下来。

  王芳的到来,给通灵公司带来一整套的绩效考核机制和流程管理体系。

  随后,易春秀等一批职业经理人陆续加盟通灵。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在跨国公司工作过,系统性好,执行力强。慢慢地,沈东军建立起一个由职业经理人为主的高层管理团队,褪去了原有的家族企业色彩。

  忻榕教授说,在她所认识的企业家中,他是把系统流程和人力资源杠杆发展得非常好的一个,“包括企业绩效考核的机制、企业文化考核的创建、人才的培训。”

  1997年创业之初,沈东军就在香港科技大学在南大办的MBA班就读。忻榕和南大商学院副院长韩顺平都是他那时起的授课老师,他们也见证了通灵从无到有、由小到大的成长过程。
  “爱学习,勤奋,进取”,韩顺平评价道,在商学院一干忙碌的企业家学员中,沈东军是那种难得一见的模范好学生。“他很认真,课前预习,每次作业都是认认真真做,在课堂上是提问、发言、讨论最活跃的那一个。”

  商学院的同学们给他取了一个不无戏谑色彩的称号——“沈教授”。

  他又陆续读了香港科技大学EMBA、澳门科技大学工商管理博士、南京大学商学院博士后。

  在不久前义乌的一次EMBA班同学聚会中,“沈教授”用PPT演示了自己对企业管理的最新思考——“通灵六问”。

  这是他正在全公司上下推行的管理新课题,取材于管理学大师彼得·德鲁克的“组织五问”。他要求每一个通灵员工都针对各自的职位提出自己的“六问”。

  那么,他的“六问”呢?

  沈东军兴奋起来,打开手机里的文档,和记者分享起他身为公司CEO所思考的“六问”。

  “他很爱思考,学了以后就去实践,根据自己企业的特点进行创新性地实验。实验过后,就进行总结、提炼,然后写书。”忻榕教授说,“他真是自己去写的,写的目的是为了分享,在班上分享,去商学院讲课。这一点,他做得非常出色。”

  古人历来有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”的说法,沈东军显然更钟意后者。早在2008年,沈东军就出版了《组织智慧-21世纪企业盛衰的秘密》,并迅速成为部分学校EMBA的辅助教材。

  书中,他首次提出了“组织智慧”这一独特理论,忻榕教授为其写推荐信, “在如何使企业持久发展方面,使人们终于聆听到了来自东方的原创声音 ”。眼下,他正在计划写作他的下一本管理著述。

  “接下来这本说不定会成为中国最畅销的管理书,”他又开始为自己营销。

“旧世界”的学习者

  沿着纵横交错的小道,汽车离开波尔多市行进了一个多小时,在乐朗酒庄的门口放慢了速度停下来。

  脸色红扑扑的酒庄经理让-马克早已在门口等待,他向沈东军和随行人员招手示意。

  一下车,沈东军直奔葡萄酒窖。在阴凉的酒窖里,他询问2012年产葡萄酒的发酵状况和预计产量。陪同的让-马克一边回答,一边从酒桶里汲取出两个年份的葡萄酒,让他品尝。

  2011年2月,沈东军买下了位于波尔多南岸梅洛克区、占地30公顷的乐朗酒庄。

  根据可查找的地契档案和家谱推算,乐郎酒庄的葡萄种植和酿酒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374年,属于LESPARRE的藩属地。之后六百多年,酒庄在当地不同的家族之间轮转。1983年DUCOS家族继承人Francis DUCOS接手庄园,建立了以Laulan-Ducos命名的庄园。到2011年出售为止,酒庄经历了DUCOS家族三代人的所有经营。

  沈东军说他对有历史的东西有一种崇拜情结,正好想在国外做一些投资,自己又喜欢葡萄酒,就选择购买酒庄。

  “另外,我想通过收购,深入到法国人的一个行业,彻彻底底地了解他们的做事方式和习俗,搞清楚他们是如何把法国的葡萄酒卖到全世界去的。”

  酒庄的经营管理由经理、律师等人负责,沈东军并不插手。但他亲自参与设计了葡萄酒的品牌标签,以及对产品种类进行更多地细分。

  当日下午,一身白色紧身连衣裙的柯劳迪娅·布哈·迪布克出现在记者面前,时髦得像个职业模特。她的身份是执业律师,并且是法国总理律师顾问团唯一的女性成员。

  柯劳迪娅回忆说:2010年,沈东军一走到她的办公室就提出他的购买要求,必须是梅多克地区,必须是在上升时期的。她陪他走了三十多个酒庄,每到一处,他都要亲自品酒庄所产的酒。最后敲定了离波尔多市区最远的乐朗。

  身为律师,柯劳迪娅经手过许多新兴国家投资者购买酒庄的案子。根据她的经验,印度买家喜欢大酒庄,中国人看中酒庄等级和品牌,但他们通常对酒的口感不敏感。

  “但是,沈不同,他是真正懂得葡萄酒的。”她说。

  沈东军擅长营销造势和建立人脉、口碑的能力,也令柯劳迪娅刮目相看。“他一买下酒庄后,就很积极主动地申请加入法国波尔多左岸名庄协会。”

  酒庄经理让-马克在葡萄酒行业已近四十年,自1997年起效力于DUCOS家族。2010年左右,他的前老板带着一个黑发中国人在酒庄四处走动,不时地轻声交谈。几个月后,这个中国人成为他的新老板。

  “没什么可担忧的。我和酒庄都是受法律和法规的保护的。”让-马克一副淡定的模样:“不管是谁买下酒庄,都要遵循我们这里的法律。”

  买下酒庄,给沈东军打开了一个通往“旧世界”的大门。

  在波尔多地区,葡萄酒庄的种植和管理受严格的法律和行业规范约束,否则将剥夺产地命名权。其中包括对葡萄的植株、高度、行距、果实的规定,严格限制农药使用,禁止人工浇水,以及对每公顷最高产量的限制。

  按这样的规定,通常一半的葡萄是要被丢弃的。看着好好的果实被丢弃,沈东军心疼不已,“碰到天旱,葡萄树枯死也不能浇水,只能干瞪着眼。”

  他对国内号称能媲美于波尔多地区的所谓“顶级葡萄酒”不屑一顾,“真是个笑话。你吹纬度相同,还有土壤、气候等等这些条件不同,还有一整套的管理、程序和法规。”

  当了两年多的酒庄庄主,让沈东军真正明白为何法国能孕育出这么多世界顶级的奢侈品品牌。

  中国老板舍得为酒庄的改善投入,也令让-马克感到非常满意。

  自沈东军买入后,酒庄对葡萄园土壤追加了有机肥;新购入160多个新橡木桶,每个桶600多欧元,使用寿命仅为3年;还聘请法国顶级酿酒师艾瑞克·布瓦松团队为酿酒顾问,布瓦松的客户包括大名鼎鼎的拉菲尔酒庄。

  投入的直接结果是,这两三年,酒庄的葡萄酒品质有了逐步的提高。

  令让-马克唯一遗憾的是,中国老板每年来酒庄的次数太少,停留时间太短。

  忙于通灵上市筹备,沈东军目前没有太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酒庄上。按他的构想,通灵未来会发展成为一个奢侈品集团,葡萄酒会成为旗下的一块业务。

  这是后话。  

 四十“不惑”

  沈东军生于1969年。他那一代和之前的中国人普遍都经历过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匮乏。

  他讲起一个故事。一次,他和太太看电视,电视上放着一个喜剧桥段:一群人在台下看电影,一边做和银幕上一样的手势,说一样的台词,几乎异口同声。

  比他小几岁的太太当时笑得不行了,他开始哭。那是他少年时代的真实写照——那时,他和小伙伴骑着自行车追在电影放映队的后面,每到一处,他都把电影再看一遍。一部老电影看了不下十来遍,他能背出其中每一句台词。

  如今,他在巴黎买衣服,喝着自己酒庄的高级葡萄酒,在波尔多拥有一流的酒庄,对葡萄酒如数家珍,在京、沪、宁最高档的住宅区拥有房产。在生活细节上,还存留着过往生活的痕迹——牙膏管必定挤掉最后一滴才扔;在家或住酒店,出门前必定关掉所有的灯;舍得为获得机会一掷千金,但在任何投资和回报的算计上,都表露出冷血一般的理性。

  经历过匮乏的人,才真正懂得美好事物的珍贵,并具有打不败的求胜意志和超出常人的吃苦精神。

  对自己所处的年代,沈东军心存感激:这是一个充满机遇、创造历史的世纪。

  我们谈到最近商界发生的一些分歧和风波,他小心翼翼地表达自己的立场,也避免“触线”。他依然看好中国的明天,一个是基于天性乐观,一个是对自己躲避某种风险的能力自信。

  “其实,企业家把企业做到一定规模,真只是为社会做贡献了。”他平实地说。每年,莱绅通灵要为国家交两个亿的税。

  对公司员工来说,他是要求苛刻的老板。对细节的完美主义,到了令人抓狂的地步。

  “你怎么做,都达不到他的要求。”通灵一位的高管抱怨说。

  但熟悉沈东军的人说,他的性格里有着AB面。一面是精明的商人:冷酷,固执,控制欲极强;另一面是有点羞涩的小文青:细腻,敏感,孩子气。

  他养了3只猫,两只布偶,一只加菲,名字分别叫Lucky,Sofia和Money。在公司里习惯发号施令,在家里甘心当“猫奴”,伺候猫咪吃喝拉撒,猫咪还对他爱理不理。大冬天的寒夜,他会披着厚外套,到小区里喂流浪猫。

  太太陪儿子在南半球读书,两个月左右才能回国一次。晚上回到一个人的家,他习惯猫在儿子的卧室里,小床,小房间,让他感觉安全。

  这个总被人评价为“霸道、固执、精力旺盛”的男人,此时像一只温顺的大猫,带着几分小忧郁。

  他把对自己的人生分段画在了40岁。

  40岁之前,他样样苛求完美。

  40岁之后,他慢慢接受了自己的局限性,“有些事情可能永远无法达到所想要的那种完美。”

  譬如,他对自己的英语能力始终抱有遗憾。一个时常穿行在欧洲古老大陆、结交各界名流的新贵,语言沟通却是一个障碍。“你想,我是个说话多么风趣、多么有幽默感的人。”

  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,必开另一扇窗。

x l r